-两世花°

沈阑。
关于作者,我粉priest但不粉墨香铜臭。
p家严争鸣程潜沈巍赵云澜白离施无端。除残次品cp外p家都吃。
秀家金光瑶苏涉薛洋温情。
曦瑶薛晓苏瑶薛瑶追凌宋薛双鬼道。
天雷忘羡拒绝安利。
我是真的不喜欢wx,请真的别给我安利。
婉拒聂瑶曦澄。

扶醉去春寒

【苏曦瑶】扶醉去春寒

 

*cp是曦瑶,苏瑶。结局cp未定。

*联文,第一棒我(沈阑),第二棒浮沉,第三棒九颜,第四棒厌生

*每周一棒(拖延症晚期)

*虽然第一章没有出现我们泽芜君也没有出现我们苏哥哥但我还是私心打tag嘤嘤嘤。

 

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人一场相思病了那么久,还以为倏忽一眨眼便可到白头。

 

=楔子

封棺之地。

暮色沉沉,倏忽雨落,惊雷滚滚。

看守的各家门生被这突如其来的雷雨吓着了,四散开寻找暂时可以避雨的地方。

“哇…什么鬼天气。”一个女修抱怨似的抖抖衣袖,甩出一片水珠:“偏生儿今日还轮到我值班,新发带都给淋湿了,真讨厌。”边上一个男性门生看起来同她是旧相识,颇不以为然地靠上来一把把她搂进怀里:“哟…素素你呀,就是这么娇气,不过呀,我还是喜欢顺着你来呀。”

女修面色羞红地推了他一下,两人调笑正欢,天边蓦地一道惊雷响过。这雷连接天地,声响震彻世间,随之而来还有一道雪亮亮的闪电。

在这一片光亮中,有一团影子似的东西蠢蠢欲动。

但见这雷直直地劈向了封棺之地,只听一声巨响。

无论是还在嬉闹的男女,还是目瞪口呆的门生,亦或是这方圆几里的一切。

全部都湮没在光影与声响中。

而后只留一片死寂。

 

=Ch.1

      雷击封棺之地事件过去半个月后,御西集市的街上。

     “二少爷…二少爷你慢些,诶,二少爷,你何时开始对集市感兴趣了?二少爷…”把喋喋不休的婢女甩在身后,金光瑶三步并作两步拐进了街角的一家书屋。

总算甩掉了——瞧着婢女已喊着“二少爷”掠过藏身之处,金光瑶这才整整衣冠在这书屋里随意地逛起来。

《东京梦华录》、《楼颂杂书》、《路林山记》、《潇湘派心法》,嚯,这还有本《金麟台怪谈》…金光瑶在书架上随意翻动的手微顿了顿,细细地回忆起这些天的事来。

半月之前封棺之地遭了雷击,那棺材板虽有夷陵老祖的符咒加持,可到底是凡物,禁不住这天雷如此折腾,便碎成了粉末,被封禁在棺材内部的东西,也就是金光瑶和聂明玦,自然也得到了自由。金光瑶和聂明玦不同路,他的尸身未被炼化,所以是随着棺材粉末一起融进了地里,而聂明玦凶尸之身自是坚硬非常,被雷击中后也不知是否对他的魂魄有了些许影响,暂且不提。

且说金光瑶的残魂在天地间飘飘荡荡,也不知为何便飘来了御西,融进了御西苏氏如今的二少爷苏遥寒的身上。说来也怪——撇去那股牵引他来到御西的力量,这苏遥寒本人也是魂魄不全,缺的还偏偏就是最难磨灭的主魂。金光瑶素来最会随遇而安,适应环境,随机应变更是他所擅长的,然而这一系列巧合却使得他困惑非常,百思不得其解。

故而他今日才借着散心的缘故,想在御西四处晃晃,察看察看有无什么怪异之处。

思绪至此,金光瑶将方才无意识间抽出的《金麟台怪谈》塞回了柜子中。左右也都是前生事了,再如何在意也是无用,顾及当下才是最要紧的。正当他迈步欲走出这间书屋时,身后却传来个苍老浑厚的声音。

“小友,留步啊。”

金光瑶转过身去,鼻间隐隐嗅到一丝熏香的气味。方才进店时还没有…!金光瑶缓步后退,背贴书柜静下心来辨别了一下。御西苏氏向来以医术与制香闻名,这香气确确实实是普通的檀香,没有问题。金光瑶这才松了口气,出声问道:“是何人?不如出来一见。”

“呵呵…小友可真有意思。难不成你进我这书屋,敲门了吗?”金光瑶只听得一阵儿轮子在木地板上滚过的声音,偏头便见到了这声音的主人。

是个鹤发童颜的坐在轮椅上的老者,眉目温和,笑意透出几分慈祥的意味。

“抱歉,是我为躲避家中婢女唐突进了老先生的店,我向您赔不是了。”金光瑶双手作揖向人行了个礼,只听那老者笑呵呵地道:“无妨无妨——小友,我叫住你,是有一事想提醒小友,只是不知当不当讲。”

“老先生但言无妨。”“我听闻,清河聂氏如今正在搜查有无失魂之人,小友魂魄不稳,若是被他人知晓,恐也难逃其雷霆手段,此是其一。其二,小友不日将与故人重逢,还请小友多多留心。”“多谢老先生提醒…这份恩情我来日必报。老先生,出门已久,先告辞了。”金光瑶听这老者前半段话已是心头一跳,待这老者后半段话一出,更是心乱如麻,道了个别便匆匆而去。

却未见着这老者在他离去后慵懒的在轮椅上伸了个懒腰,站起来扭扭身子,书柜后头又悄没声儿地走出来个黑衣男子:“成了?”“这算成了一半儿了吧,有点急了,平白无故惹人生疑,看来下次还得再多做做铺垫。”那老者开腔却是个年轻女子的音调,只见他抬手将面皮揭去,竟是个白净貌美的女子,眉心一点朱砂红艳夺目。二人相视一笑,尽在不言中。

却说金光瑶回了苏府中仍在苦苦思索,所谓故人…究竟是前生那捅了他一剑的人,还是追随了他一生的人….抑或是…同他立在对立面被他亲手杀死的人…

“二弟,看路。”沉溺于自己的思绪中,金光瑶竟是一头碰进了一个人怀里,那人抬手堪堪将他扶住,语调温和地半是批评半是宠溺:“多大人了,还这样冒冒失失的?”“抱歉,大哥,方才在想事情…”这声大哥一出,金光瑶不自觉地抖了一抖,暗暗在心里告诉自己这是苏遥寒的大哥苏迹寒,而非聂明玦。

“罢了。”看他这可怜巴巴的模样,苏迹寒也不舍得多加责怪,抬手在他头顶上抚了抚:“不日我们便要启程去清河参加清谈会,当然,按照惯例,邺城孟氏的人也会来我们这儿会合后出发。对了,听孟伯伯说,这次旻肃也来,你俩多时不见,可以好好叙叙旧了。”

孟氏?长于书册典籍各类功法的邺城孟氏么…孟旻肃…怎的这苏遥寒记忆里其他的皆是完备,只这孟旻肃却莫名没什么印象呢?

清河聂氏的清谈会么。金光瑶沉吟着点点头,眸光忽地深邃了起来。看来,那老者说的不错,是无法避免的要与一些故人见面了。

 

 

 艾特第二棒—— @自知浮沉。(请看简介,谢谢。) 


=【下一章】=

评论(9)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