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世花°

沈阑。
关于作者,我粉priest但不粉墨香铜臭。
p家严争鸣程潜沈巍赵云澜白离施无端。除残次品cp外p家都吃。
秀家金光瑶苏涉薛洋温情。
曦瑶薛晓苏瑶薛瑶追凌宋薛双鬼道。
天雷忘羡拒绝安利。
我是真的不喜欢wx,请真的别给我安利。
婉拒聂瑶曦澄。

【苏瑶】不老梦

推荐BGM:不老梦-银临


【苏瑶】不老梦

 

*送给清浊太太 @清浊 的文

*有私设

*【百度百科】貘(mo):貘是从中国传到日本的一种传说生物。据说以吃掉人的梦为生,这里的梦不是指将来的希望,而是“快速动眼期”中看到的梦。有时在发噩梦后说“(把这梦)给貘吧”,意思是不希望再次梦到这种事。

*苏哥哥大概就是个吃梦的小可爱

*BE预警!!!

*短打产物,欢迎指正。

 

 执笔By.沈阑



=

  金光瑶第一次见到苏涉的时候还叫做孟瑶。

 

  那时他与母亲孟诗住在思诗轩中,母亲的身子已日渐衰弱,却依旧秉持着信念,坚定地认为她的善郎会回来接她和孟瑶,因此早已惹了轩中一众当红姑娘的不快,日日变着法子找她和孟瑶的麻烦。

 

  今日是现在的花魁秋棠初次侍奉客人,姑娘们当然不会放过这样一个绝佳的机会,麻利地遣散了下头打杂的人,借此机会叫孟瑶送合欢酒进秋棠的房间。

 

  孟瑶哪里敢违抗呢,即使早就知道她们没安好心,却还是在合欢酒瓶中的蝎子爬出来的一刻吓得惊叫一声。就是这一声,惊动了和秋棠闹的正欢的客人,秋棠再三言两语挑拨,客人脸一板,老鸨哪敢得罪金主,立刻就有门口的侍卫冲上来把孟瑶一脚踢下了楼梯。

  巨大的响声惊动了孟诗,她急急忙忙出来看时只看见孟瑶一路跟个车轱辘似的滚了下去,也是一声惊叫,冲下楼去护住了孟瑶,尖利的哭叫喊大夫。秋棠和老鸨还有一众姑娘站在楼上看母子俩的狼狈样子一齐大笑。最后还是买了胭脂回来的思思制止了这场闹剧,派人给孟瑶母子请了大夫,自己又上去同老鸨说了几句好话,这才作罢。

 

  夜间待孟诗服了药睡下,孟瑶才悄悄地哭出声来。人心险恶,即使是他这样一个尚未知事的少年都看得分明,哭的累到沉睡过去,哪有什么好梦可做?

梦里思诗轩起了大火。孟诗是满身是血的模样。她就躺在那张榻上,瘦弱的身子裹在补得不能再补的破旧棉被里,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却没有丝毫神采。

孟瑶慌了神扑上去止不住晃着她,边流着泪边大叫出声:“娘亲,娘亲!你醒一醒啊…”后来却是哭的连句完整的句子也无法吐出,只一味的哽咽呢喃。

声音低哑模糊不清。

外间的火势愈变愈大,孟瑶死死地抱住孟诗的尸体不撒手。就那么静静地一同窝在那张榻上。

好像这样也比见到外面那些人更温暖些。不如就这样一同葬身大火中吧。孟瑶忽而觉得这样也足够算得上是他和孟诗的解脱。

他再睁开眼时只觉得骇人的场景一时都消失不见,反而是团暖暖的光包围了他。那光团隐隐显出个人形来。

“你是谁。”孟瑶面上表情淡淡的,看着那方。“…不是坏人。…”“那是何人?你是来带我走的吗。如果是的话,那就请快些吧。”“很抱歉。你的要求我做不到。”人形渐渐清晰,孟瑶抬头眯了眼才看清面前立着的,是个一身灰袍的温雅公子。

“我是个食梦者。当然,只食恶梦。”苏涉看着面前蹲着不愿起身的孟瑶,无奈的叹口气,也陪他蹲下,伸手揉揉他的脑袋:“你一个小孩子。怎么做这么绝望的梦呢。”

“与你无关…你叫什么名字。”孟瑶微微一愣,稍有些别扭地别过头,却没有挣开苏涉的手。“苏涉。如果你愿意的话喊悯善也可以。当然…”最好还是按照你们人的规矩,喊一声哥哥。苏涉也只是想想,估摸着孟瑶的性子,没把这后半句说出口。

孟瑶却是不和他客气,开口就是“悯善”。虽是稚嫩童音,还是和记忆中某个人的声音重叠啊。苏涉流露出丝苦笑:“阿瑶,我送你回去吧。”孟瑶见他面色不好,知趣的没再问下去,任由苏涉牵起他的手,朝着远方仅有的光亮走去。

临别的时候,苏涉缓缓地松了孟瑶的手,看着孟瑶的身影一点一点消失在那光亮之中。

“悯善,以后还会再见到你吗。”

苏涉没有立刻回答,直到那一线光亮彻底熄灭,他才低声地开口。

“会的,宗主。无论到什么地方,悯善都会…陪在你的身边的。”

 

=

  彼时孟瑶已改名换姓叫做金光瑶。孟诗死去多年,纵使他在射日之征中大有功劳,金光善因此认他回金家,他在这偌大的金麟台,也不过是个无名小卒,是个被人看不起的私生子。

  这么多年摸爬滚打,金光瑶老早就练就一副对谁都是笑容的面具。你凌辱也好,你夸赞也罢,得到的赞赏他记着,受到的侮辱他也记着。步步为营,不管你是谁,来日总要慢慢偿还。

  渐渐地他手底下的人多了起来,金子勋金子轩先后亡故,其他的私生子成不得气候,纵然金光善再不愿意承认,他这个笑语盈盈的儿子已经将大半个金麟台纳入囊中了。

  金光瑶比往日更频繁的见到苏涉。

  就算是在温家当卧底的时候也没有这样频繁。那个时候他梦中尚且只是满目的猩红,只是战场的惨况,最多不外乎加上他自己被温若寒察觉是细作之后蹂躏至死的模样。

  那时候苏涉总会在他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带走他的恶梦,将他揽进怀里细细的安抚。一遍一遍地告诉他,他在这里,不要害怕。

  他想他是不害怕的。因为他知道,在他最害怕的时候,苏涉就在那里。他最脆弱的一面,只有苏涉一个人知道。他能够完完全全相信的,想要完完全全依赖的,也只有苏涉一个人。

  金光瑶终于设计杀掉了金光善,这个禽兽不如的作贱了其他人一辈子的恶心男人,死在了他最不可能想到的地方。

  应付完了前来恭贺他继任家主的人,金光瑶遣散了所有的仆从,确认了四周没有异动之后才进了密室,在最里面的榻上放松自己沉入了梦乡。

  梦里金光瑶一睁眼就是金光善死不瞑目的惨状,但他并不害怕这个。他只是轻轻地勾唇笑了笑,轻声地骂他:“活该,老种马。”

他推门出去,看也不看旁的景物,径直走出了思诗轩的大门。

火焰在他背后升腾而起。

金光瑶沿着那条黑漆漆的小巷前行。路过无数倒下的,奇形怪状的尸体。

他一张脸也懒得去辨认,不过不用辨认,他也完全叫得上来他们每一个人的名字。

不过都是他脚下的垫脚石,无足畏惧。

金光瑶的脚步倏地一顿。他面前不知何时立着一个温雅的灰袍男子。熟悉的脸上沾满了鲜血,双目紧闭,一丝生气也无。

“悯善…”即使知道这是假的,是他的梦境,金光瑶还是止不住的慌乱起来。若是有人在这儿,只怕是要嘲笑堂堂兰陵金氏家主,竟然露出这样如同小孩子失去了糖果一般的表情。

金光瑶抿紧了下唇,像是隔过万水千山的旅人,怀着满腔的柔情,去拥抱面前的苏涉。一如既往地,拥进怀里的是温热的。

是他的苏涉,苏悯善。

“悯善…”金光瑶埋在他颈窝处磨蹭,他能很明显感觉到苏涉的身子轻轻颤抖。

“悯善。这么多年。你一直都是这般模样。我也不曾问过,为什么你要一直这样陪…待在我这里。”听到金光瑶这样的问话,一向对他有求必应,有问必答的苏涉却头一次没了声音。

金光瑶等待了一会,收敛好失望的情绪,笑着开口:“既然悯善不愿,那我…” 

“是为了一个人。”苏涉第一次出言打断了金光瑶,也不管金光瑶的脸色一寸寸灰白,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为了一个人。我答应了他。我答应了他,我就要做到。不管怎么样,我都是为了他。只为了他一个人。”

“是…是吗。那那个人还真的是,很幸福呢。”金光瑶勉强扯开个笑意:“悯善,我想回…”“他不幸福。虽然他看上去很幸福,妻子,儿子,地位,他什么都有了。”

“悯善…我想回去…”

“他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就记住了我的名字,连我这样一个小小人物的名字,他都能记得住,他真的是个很好很好的人。”

“悯善…”

“他笑起来很好看。他喜欢一种特别华丽的花,我觉得他的生命就像那种花一样,虽然很美,但是凋零的时候太哀伤,盛放之后就失掉了内里的魂魄。”

“苏悯善…苏涉…”

“只有我知道,他一颗真心无处容身。越是表面上看起来富丽堂皇的,其实里面越是腐朽。”

“苏涉。我想回去。苏,涉!我,想,回,去!!”金光瑶听着苏涉放佛告白一般的话语,攥紧了手指,指甲深深嵌进了手掌心,他终于忍不住了,原本温柔和悦的神色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几近暴怒的对着苏涉一字一顿的说完了这句话。

 “好的。我送你回去。”苏涉撇开眼,没有直视金光瑶发红的眼眶,牵着他如往昔一样朝那束光亮走去。

金光瑶的身子又开始一点一点消失在光亮之中。

到最后的时候,他突然笑了,眼泪从他眼眶里掉下来。

他说:“苏涉,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苏涉轻笑一声,在金光瑶最后错愕的凝视下,苏涉的神色却万分淡然平常。

金光瑶听见他轻声说了一句话。

他说:“如你所愿。”

 

 

噩梦初醒。

 

 

金光瑶在一片黑暗中睁开眼。浑身已被汗水浸透。他抬手,摸到自己一脸冰凉的泪水。

 

 

苏涉。再也不要见了吧。因为金光瑶他啊…再也不会害怕了。

 

=

  夷陵老祖魏无羡回来了。随之而来的,是金光瑶所谋划的事情一件一件地失败。杀大哥聂明玦,杀父金光善,纵容薛洋,办设炼尸场,娶了亲妹妹秦愫并杀了她,设计将莫玄羽赶下金麟台….

  太多了。他在仙督,在兰陵金氏家主这一位置上,待了这么多年,办的好事坏事,哪是能用一双手数的清的呢。

  可是临到头来,世人只愿意记住他恶的一面,没有人愿意去换位思考,去替他想想他这么多年吃了多少苦,去回忆回忆他做的好事。

  也是他自己所造的孽,怪不得别人。

  被聂明玦拖进棺材的一刻,金光瑶颇有些后悔。

  若是当初不对苏涉说那句伤人的话,也许他如今还能在这棺材中作个有苏涉的美梦。

  他自嘲地勾了勾唇角。

  聂明玦浸满怨气的魂魄把他拖进了一个尸山血海的梦境,金光瑶只感觉自己在里面天旋地转,根本抓不住找不到一处落脚之地。

  难受得让他想哭。

  苏涉…苏涉…苏涉…他只好一遍一遍地在心里默念苏涉的名字,放佛这个名字能给她无尽的力量。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好像…又一次看到了属于苏涉的那一团白光。

意料之外地,那团柔和白光落在他身上,包裹住了他。

他面前是苏涉熟悉的脸。

“悯善…”金光瑶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颤抖地不像话。苏涉的眉目一如多年前金光瑶初见他,只是这次,温柔的神色中夹杂了几分诀别的哀戚。

“阿瑶。这该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当着你的面,这样叫你。”

“我答应的那个人。就是你。”

“心悦的人,从始至终,都只有你一个。”

“上一次是你记住了我的名字,对我伸出了手,让沉沦在黑暗里的我,见到了光芒。”

“那这一次,我也愿意,做一个吃掉你所有噩梦的灵魂,用我这除了我的自大和嫉妒之外最后残存的一点点干净清明的心思,来替你扫除你生命里所有的阴霾。”

“愿你做一个…没有我,但拥有其他一切的,永远不会老去的美梦。”

 

白光柔和的亮起,金光瑶的身影也在一点一点的消失。

 

泪水模糊了他一张好看的脸,他再也笑不出来了。他只感觉什么东西在一点一点从他身体里剥离。

“苏涉,苏悯善。我还能不能…再见到你。”

 

却没有人回应他。

 

=

敛芳尊金光瑶当上仙督之后,曾有一场巨大的乌龙事件,将一切人所能想到的坏事扣在了他头上,好在上天保佑,最后所有的真相全部被澄清,作恶的人一一被抓捕归案,敛芳尊声名大振,兰陵金氏地位巩固,从此强盛非常。

 

=

 

 

这是个永远不会老去的美梦。

 

只是,梦里没有他。


评论(11)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