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世花°

沈阑。
关于作者,我粉priest但不粉墨香铜臭。
p家严争鸣程潜沈巍赵云澜白离施无端。除残次品cp外p家都吃。
秀家金光瑶苏涉薛洋温情。
曦瑶薛晓苏瑶薛瑶追凌宋薛双鬼道。
天雷忘羡拒绝安利。
我是真的不喜欢wx,请真的别给我安利。
婉拒聂瑶曦澄。

【曦瑶】龙城烟雨

【曦瑶】龙城烟雨

 

执笔 By沈阑

 

*瑶死亡预警。

*有暗伏恶友,苏薛。

 

 

00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

 

01

龙城又在下雨。

初春方抽芽的小灌木在雨中随着微风轻轻摇曳。薄纱般的雨雾笼罩着整个城市,原本棱角分明的钢铁建筑尽数隐没在灰色雾霭中,颇为这江南雨景添了几分柔和。

 

等到金光瑶坐进薛洋的车里时已经是一身薄汗了。想起他当时所说的那句“龙城烟雨上佳,倒是个养病的好去处。”,他突然有点想给当时的自己来上一巴掌。

那厢壁薛洋丢了盒纸巾过来,金光瑶随手抽出几张,拭干了发上的水珠,下意识地说了句:“成美,谢谢。”

 

不出所料对方抛来个白眼,金光瑶没绷住,“嗤”地一声笑了出来。

“笑屁啊,小矮子。”薛洋斜吊了眼角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嘴角抽了抽,忍了自己想把这家伙扔下车的欲望,愤愤地发出个气音:“嘁。既然回来了,就好好养病,别整天和以前一样东奔西走的,听见了没。”

“嗯,我知道啊,成美。”金光瑶的神色在薛洋提及“以前”的时候微微一凝,复又绽开一个浅浅的笑容。

  他手中的手机振了振,金光瑶瞥一眼专心开车的薛洋,低下头划开了短信界面。

  “到了吗?成美应该接到你了吧。望一切安好。另,蓝涣亦在龙城。

发信人:苏涉”

      金光瑶扫过最后那几个字,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手指飞速地在键盘上打出一行字。

      “我不会做傻事,安心。”

        发完短信后,金光瑶似是有些倦了,头抵在车窗上睡眼朦胧地盯着外头的雨幕看。

        薛洋侧头看他失神的样子,本欲开口说些什么,却又在瞥见他苍白脸色时哽住,悻悻地转回头去,看前方立交桥上冗长车队。

        是和从前一样繁忙的景啊。在昏睡过去以前,金光瑶这样想。

 

02

  “夜来风雨匆匆,定是花无几。”

 

  《水龙吟》,作者程垓。金光瑶将这句词工整地抄在笔记本上后,合上了手中的《宋词抄选》。

  

头有点疼。金光瑶捏捏眉心,正欲起身,身后一个温雅男声却蓦地响起:“程垓的《水龙吟》么?这首词很不错。”他抬头看去,来人不光有着一把温柔嗓音,也生着一副温文尔雅的好样貌。

 

  正是蓝涣。他的舍友魏婴男朋友蓝湛的兄长。当今风头正劲的学生会主席,设计系的蓝涣。

 

  “学长好。”金光瑶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盯着蓝涣的脸看了有一会了,暗骂一句失礼,换上乖巧的笑容问安。

 

“阿羡的舍友…金光瑶吗?不用客气。”蓝涣微微一笑,应了这声迟到的招呼。

 

  阿羡….?金光瑶却又是一愣,而后才反应过来。这是魏婴给自己取的字。那家伙成天在寝室嚷嚷着他这文学系的一定要有霸气的字,大笔一挥就给自己取了个叫“无羡”的字。碰巧那天蓝湛来找他,魏婴又向来是个人来疯,兴致勃勃地“赏”了蓝湛“忘机”的名号,拉着一脸懵逼的蓝湛出门时碰上对面寝室的薛洋和苏涉,又不由分说地给他们一人一个字,薛洋成美,苏涉悯善。

 

  这场闹剧直到魏婴遇见他的发小江澄,在江澄牵出了一条大黑狗后才结束。

 

  当晚魏婴捂着心口状似娇羞地凑过来问金光瑶要不要他帮忙取个笔名的时候,金光瑶果断回了他个白眼,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自己很早前就想好的名字——“敛芳尊”。

 

  “可以叫你阿瑶吗。”蓝涣看着眼前又陷入回忆的金光瑶,无奈的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啊?哦,可以可以,没问题的蓝学长。”金光瑶面上仍是那副和善笑容,暗地里却已经骂起了娘,今天真是…走神太多次了。

 

  “阿瑶客气了。我家中有一在外经商的异姓大哥,阿湛寡言,鲜少称我‘兄长’。阿瑶要是不介意,叫我一声‘二哥’,既省力,也亲近些,阿瑶觉得呢。”还真是和蓝湛不一样的性格啊,金光瑶点点头。弯了双笑眼开口唤他:

 

“二哥。”

 

03

 

  “二哥!”金光瑶是被一声大喊惊醒的,他这才惊觉自己靠在长椅上睡着了。

 

  头疼的厉害。金光瑶捏捏隐隐作痛的眉心,抬眸看见前方大道上跑来两个追逐的少年。

 

  “二哥!”后头那个又喊了一声,金光瑶不禁失笑,原来是这个小朋友啊…

 

  前头那个少年停了脚步,回身去拉跑得慢的那个:“蓝思追!你跑的真是太慢了!我们这下真要迟到了!”

 

  蓝思追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抱着“二哥”的手臂撒娇似的摇晃着:“反正已经迟到了…就别那么急了嘛!”

 

  “二哥”无奈地摊摊手:“是了是了,反正教授也是涣叔,不会扣我们的全勤是不是。”蓝思追又笑了几声,整个人贴在“二哥”身上,两人一边打闹,脚下的步子却是一刻未停,匆匆进了教学楼。

 

  金光瑶倚在长椅靠背上。四周寂静,方才那两个少年也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对话倒叫他听了个一字不漏。

 

  蓝思追?蓝…涣叔?蓝涣?他抬手捻捻自己额前的碎发。初春时节,恰是细雨纷飞的日子,不过才睡去一时半刻,他整个人已经被水汽捂透了。

 

  还是快些走吧。免得碰上蓝曦臣。他想。

 

04

 

  “蓝…曦臣?”对上蓝涣微微有些错愕的眸子,金光瑶强忍笑意点点头,绷出一副严肃表情。

 

  “没错,二哥,从今天起你就字曦臣了。黎明之光,高权之甫。有没有很感谢我啊?”蓝涣盯着金光瑶因为憋笑而紧抿的唇角,面上飘过一丝宠溺笑意,凑过来就着这个姿势吻了下他。

 

  蓝涣的吻永远是轻柔但又不可抗拒的。金光瑶回应着对方的柔情,不无得意地偷笑,幸而已是自己的人了。

 

  唇分,金光瑶一眼扫过去,瞧见蓝涣滚动的喉结,止不住飞红了一张白净的脸,别开头去。

 

  “阿瑶也知道害羞啊?”蓝涣揶揄似的轻咳了两声:“对了,下周我要和模联的秘书长柳宁出去参加分校区的辩论,在龙城远郊,估计要两三天不回来了。”“柳宁?化学系的大姐头么…啧啧啧,二哥‘艳福不浅’啊。可惜我金光瑶无才无德,只会动动笔杆子,做个‘平民百姓’了。”金光瑶撇了撇嘴,意有所指的瞥了蓝涣一眼。

 

  眸光流转,唇角笑意绵绵。很是一番风情。蓝涣看得痴了,起身绕过碍事的桌子,将他整个人揽入怀中,轻吻他发梢:“我答应你,速去速回,你安心。”

 

  金光瑶反手抱紧了他,无声地点点头。

 

  甜言蜜语,可他喜欢。

 

05

 

  “甜言蜜语,苦中作乐,言笑…言笑…小叔叔,小叔叔,这个字念什么呀。”衣角被软软的小手牵住,金光瑶甩了甩沉重的头,挽起一个苍白笑意看着金凌。

 

  金子轩江厌离夫妇携着刚刚才5岁的儿子金凌来龙城“省亲“,同时也是为了来瞧瞧他这个身子不争气的三弟。当下两人拎着大包小包回金家本家去了,便暂时把金凌交给了金光瑶。二嫂江厌离约莫是觉着和小孩子在一起,人总会比平时舒缓些。

 

  其实是不错的,只是他太没有精神了。金光瑶这样想着,牵了金凌的小手,到书架上拿了本《现代汉语词典》给他:“乖,阿凌试试这个好不好?“金凌抱着那本厚如砖头的字典,可怜巴巴地摊开随便翻起来。到某一页时,书里悠悠地飘下两片金黄的银杏叶。

 

  金凌翻到了想要的字,把叶子捡起来交给金光瑶,屁颠屁颠跑出去给课本注音去了。

 

  金光瑶将那两片干枯的叶子捻在指尖,似是很疑惑他何时将这样的东西夹进了书里。垂眸想了会,随手便将它扔进了书桌边的废纸篓。

 

  06

 

  转眼已是三月尾声,龙城A大的银杏老早抽了枝,长了新叶。翠绿的叶片浸在如毛细雨中,分外饱满而富有生气。

 

  金光瑶拾了几片嫩绿的叶片,揩干上头的雨珠,将它夹进手里的字典,等着来日水分干透,做叶子书签是很好看的。

 

  是春天的气息呢。金光瑶起身的时候一阵头晕,扶着树干才堪堪站住。

 

  最近也不知怎么了,越发累了。也许是因为蓝涣不在身边,没人再像他那样无微不至的照顾他了吧。

 

  还是先回宿舍换衣服。金光瑶盘算了会,大概这时候回去不会撞见熟人,也就没人会告诉蓝涣他淋了雨,否则以蓝涣的性子,他得挨上好一顿教训。

 

  冲了澡换了身干爽衣物,金光瑶伏在桌上昏昏欲睡。手机铃声在空荡空间里乍然响起,金光瑶迷迷糊糊按了接听键,对面果然是熟悉的声音。

 

  “阿瑶。“语气为什么这么严肃。

“我们分手吧。“

 

金光瑶身子一顿,好像是没反应过来蓝涣在说什么似的沉默了一会,开口时音调极为平静:“哦?好啊,为什么?“

 

  蓝涣那头似乎没想到他这样淡定,声音也是一滞,又极快的接上他的话:“我和柳宁昨夜…抱歉了,她是女孩子,我得负责。“

 

  然后他挂断了电话。

 

金光瑶随手狠狠地把手机甩了出去,屏幕撞上墙面发出一声碎裂的轻响。

 

  “蓝涣。“他突然小声唤道。

 

  “蓝涣。“

 

 “蓝涣。“

 

  “蓝涣蓝涣…“

 

  “二哥!蓝曦臣!!“他不死心似的放大了声音,然而只有他一个人的声音从宿舍四面的墙壁上反射过来。

 

  带着曾经那个人连名字上都沾染的甜味,挟着尖锐的刺,洞穿了他的心扉。

 

  他只觉得面前天旋地转,像是有谁一把把一直支撑一堆积木的最下面那块抽走了。于是整幢巍巍高楼就这么一瞬倾塌,泥土碎渣都跌落进尘埃里,消弭于无形。

 

  他倒了下去,眼前是一片无边黑暗。

 

  没有蓝涣,亦没有光。

 

07

 

  金光瑶的身体终于是撑不住了,薛洋和金子轩自是不会看他自寻死路,半强制地把他塞进了病房。

 

  金子轩里里外外打点了个遍,总算有个空闲走来床边,握住金光瑶冰凉的手:“阿瑶,你好好养着身子。什么都有二哥呢。听见了吗。“

 

  金光瑶嘴角一弯,乖巧地点头:“好,谢谢二…轩哥。“薛洋自然知道他为什么喊不出”二哥“来,当下便微红了眼眶,上前提醒道:”轩哥,嫂子和阿凌都在外头等你呢。你也忙了一天了,医院里到底不是孩子该长待的地方,还是快点领阿凌回去好好休息吧。阿瑶这里有我。“金子轩点了点头,替金光瑶把手掖回被子里:”过几天事情少了,我再来看你。“

 

  目送金子轩离开,金光瑶敛了眸子瞧向薛洋,似是有些惊异:“哟,我们成美怎么哭了。“

 

  薛洋却一反常态的没有和他斗嘴,凑到他身边,环住他瘦弱的脊背,把头埋进他的肩窝里。

 

  隔着皮肤金光瑶也能感受到薛洋憋在眼眶里的眼泪有多滚烫,他安慰似的拍拍薛洋的脑袋。只听得薛洋闷闷的声音:“小矮子,你要活下去,行不行。“

 

  他失笑:“好好好,我答应你。不过成美啊,为什么要哭呀。“

 

  薛洋吸了吸鼻子,稍稍松了钳制:“为我多年求不得。“

 

  金光瑶仍是那副温软笑模样,抬手揉乱了薛洋的头发,压下眸间一点泪光。

 

  是啊,为我多年求不得。

 

08

 

  本以为还可以在梦里细细地将从前的甘苦一同吮遍,谁曾想而今竟是连入睡也成了奢求。

 

  脑海中每时每刻都存在的针扎般的疼痛放佛最冷酷无情的手,在把他的生命之钟推向终点。

 

  已是子夜时分,帘外雨潺潺。

 

  金光瑶仰面躺在在枕上,盯着空无一物的天花板。

 

愁多怨极,等闲辜负,一年芳意。

 

他抿了抿唇,听那龙城惯有的细密雨声。有一瞬间恍惚又回到了大学校园里。

 

银杏叶青青,蓝涣拉着他避到实验室的露台拥吻,只为了躲开旁人的侧目。

 

银杏叶…

 

  蓦地忆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金光瑶的表情突然变了。他忽地发狂似的拔下了插在一旁的小夜灯,用力地朝墙壁上砸了过去。他立起身,在一片囫囵黑暗里摸索着,单薄的身躯止不住地颤抖。

 

  “二哥…二哥…救救我…谁来救救我…“泪水大颗大颗的砸在地板上,他忍受不住似的抱着头尖叫出声:”滚!滚!!别碰我!“

 

  “柳宁!你这个贱人!蓝涣!奸夫淫妇!!二哥!!二哥你在哪里…!啊!“门外的巡房护士察觉了动静,急急地领了在医院陪夜的薛洋过来,薛洋一进门就看见金光瑶一边抱头一边瘫软在地面上挣扎,焦急地上前将他搂进了怀里。

 

  金光瑶仍在尖叫,不停地咬他,挠他,几乎用尽了浑身解数。薛洋只是红着眼圈,哽咽着摸着他的头:“阿瑶,没事的没事的。二哥…二哥在这…“

 

  也不知过了多久,金光瑶的动静才渐渐小了下去,脱力似的瘫软在薛洋怀里,喃喃自语:“二哥…二哥…你为什么不来救我…二哥…你终于来了吗。“

 

  檐下的水在滴滴答答地缠绵。

 

  柳困桃慵,对人容易。

 

  算好春长在,好花长见。只是很可惜,如今,他已是这般虚弱憔悴。

 

  彻彻底底。到底无缘,在这时节做一回惜花人,敛那一地春花芳华。

 

09

 

  金光瑶终于还是没能熬太久。

 

  他死在了5月5日。

 

  恰是春夏之交。

 

10

  葬礼上江厌离哭得哽咽,金子轩忍着不掉泪,将她抱在怀里安慰。

 

  最错愕的应当是从前认识薛洋的人。这平日里小流氓兮兮的人一声不吭地只管掉眼泪失魂落魄的模样吓坏了一群人,最后还是风尘仆仆从国外赶回来的苏涉拦住了众人:“没事,诸位先忙,这里我来。“

 

  出人意料的,跟在苏涉身后进来的人,是魏婴和蓝湛。

 

  “阿羡啊…“江厌离早年听闻魏婴与蓝湛因为蓝涣的事儿闹掰了,这几年他们也一直在国外,就一直没找着机会把这事儿通知他们。

 

  “姐姐,姐夫。阿澄在科考,一时联系不上,暂时是回不来了。“魏婴抽了张纸,想了想终究还是没亲自给江厌离擦眼泪,而是递给了一旁的金子轩:”姐夫,辛苦了。我和二哥哥可以进去看看他吗。“得到金子轩的首肯后,魏婴拉着蓝湛进了灵堂。

 

  四周肃穆安静。两个人便齐齐的跪在蒲团上。魏婴攥着纸钱一点一点给金光瑶烧,一面对着他那张凝固了的笑颜说话:

 

  “我说金光瑶,最后那次吵架,我可恨死你了。“

 

  “大哥和你怎么分手的,我不知道细节。但是他出了车祸,你也不去看一眼,甩下一句‘死了拉倒,死了最好。‘我知道柳宁那件事上他对不住你…“

 

  “是我低估了柳宁不要脸的程度。其实大哥他…后来也没和柳宁在一起了。“

 

  “你说你傻吧。如果早点告诉我们…也许我就不会留你一个人了呀。那次吵架你居然和我说你觉得我和二哥哥恶心。我有多护短你也知道…亏你说的出来啊小矮子。“

 

  “你生了这么重的病,你也不肯告诉我,还和当年那件事一样自己忍着,现在倒好。你看看你,还忍吗。“

 

  “小矮子,金光瑶,我错了…你…你现在理我一下,原谅我一下,好不好。“魏婴说着说着就抽噎起来,蓝湛握着魏婴的手,沉默地听他颤声说了许久,竟也开口道:”兄长他,他也苦。他很喜欢你的,不要怪他。“

 

  灵堂依旧静悄悄的,一丝风也无。

 

  外间金凌的哭声却突然爆发了。大概是这稚嫩孩童终于也意识到他再也见不到最疼他的小叔叔了,死死地抱着那本字典嚎啕大哭。

 

  扉页里落下些什么东西。

 

  是几瓣碎的不成样子的银杏叶。

 

【尾声】

蓝涣撑着伞在龙城A大的教学楼下站着。

 

  春末夏初,江南依旧细雨绵绵。

 

  夜来风雨匆匆,故园定是花无几。

 

  可惜花瘦太急,不带品尝老来风味,便已不得拼醉。

 

  他曾心悦一人。蓝涣不无遗憾地想。可那人如今也葬在这龙城烟雨中了。

 

  他在一片雨雾蒙蒙中抬头向上看。

 

  实验室的露台空无一人。

  那是谁眺望过的方向。

 

 

后记:

*大概也算是写了两三天的文,可以说是花了心思吧。虽然自己还是不满意。

中间有伏笔没想好。但是剧情应该通俗易懂?讲的就是曦瑶在一起了但是被一个女人搞了破坏,她还找了一些人…嗯,玷污了阿瑶。

阿瑶因此生了重病,身体上心灵上都是。最后死在了春夏之交。蓝曦臣会回忆他,会遗憾,可是终究是错过了。

 

  来不及道别。

 

  下一次高考后再见啦。诸位晚安。高考加油!


评论(41)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