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世花°

沈阑。
关于作者,我粉priest但不粉墨香铜臭。
p家严争鸣程潜沈巍赵云澜白离施无端。除残次品cp外p家都吃。
秀家金光瑶苏涉薛洋温情。
曦瑶薛晓苏瑶薛瑶追凌宋薛双鬼道。
天雷忘羡拒绝安利。
我是真的不喜欢wx,请真的别给我安利。
婉拒聂瑶曦澄。

语文课十分钟不靠谱摸鱼产物。【因为只醒了十分钟】


我也不知道我干了什么系列。


下拉到底有甲骨文字体。


大概是高考前最后一次。


By沈阑



与涣书


二哥亲启:

  见字如面。

  

  自予少时得与二哥相识,便向往非常。尔后予任金氏宗主至今,每思欲遗【wei,第四声】二哥私信一封,然惜时运之不齐,未尝提笔。今既已俱,固有此一叙。

  承蒙二哥照拂,予卑微之身得以位列三尊,由是感激涕零。予自幼时未尝体味珍重滋味,及见二哥,方知可贵,遂许心于二哥。

  然予深知予罪孽深重,不过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耳。予自不敢求二哥体谅,唯望二哥知我真心,绝无半分作假,天地可鉴。

  今事已至此,无可扭转,若予计成,当东渡瀛洲,免二哥烦忧,予自眺望曦月。若计不成,自是生离死别,亦乃予之命数,然予无惧于此,二哥勿念。

                        

                                             金光瑶  绝笔


  被聂明玦拉进棺材里的那一刻,金光瑶有点儿想笑,又有点儿想哭。


  他字字句句带了算谋能哄的那人喜笑颜开,可他一言一行情真意切却换了那人穿心一剑。

  

  他戴上伪面多年,早忘了真情如何叙说。写那一封短短私信,颠三倒四,不知所云,唯有提笔时微微颤栗,却不可预知三两遍的“真心”能否剖尽他心意。


  作恶多端是他,咎由自取。

  

  他无可反驳,亦无力抗争。


  最后闭眼的刹那,金光瑶看见他的那束光。


  光里的那个人在说。


  “阿瑶。”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