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世花°

沈阑。
关于作者,我粉priest但不粉墨香铜臭。
p家严争鸣程潜沈巍赵云澜白离施无端。除残次品cp外p家都吃。
秀家金光瑶苏涉薛洋温情。
曦瑶薛晓苏瑶薛瑶追凌宋薛双鬼道。
天雷忘羡拒绝安利。
我是真的不喜欢wx,请真的别给我安利。
婉拒聂瑶曦澄。

一些摸鱼和今天莫名的一点感触。
这里谢景行/谢行止/沈阑。
魔道主吃薛晓+恶友,曦瑶。
无感忘羡。
大概是写渣了,私心打tag.多多包涵。

说说薛洋。
这小伙子是个聪明人。甚至说有点儿天才?【反正我这么认为。】毕竟已经可以复原一半阴虎符了嘛。
可这小伙子又是个傻子。要不也不至于最后身死义城无人祭奠。
从身世上看,他真的是很凄惨。好好一个纯良天真的小孩,虽然是孤儿,到底手脚健全,却莫名被戏弄,恣意被辱骂踢打,失掉一根手指,碎了整只手的手骨。遭受这样无妄之灾,还能顽强活下来,可见其人心性如何坚定了。日后疯魔固执也初露端倪。屠了常家满门,从道义礼法上来讲,太过头了。因为伤害他的是常慈安,不是常家。【虽然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有这样一个长辈想来常家也不会出什么太好人】不过,换了我,恐怕选择还是这样。没有什么比手刃仇人更令人痛快,一个市井中长大,随心所以惯了的人,对他来说,道义礼法通通都是狗屁,冤有头债有主不假,可是你常家满门子都姓常啊。从一个恶人的思维来讲,斩草不除根,他日倒霉的是自己。更何况手指不长在别人身上,没有人可以真正体会他当时的心情,那时的痛苦。常慈安又何慈何安?一时兴起却用这样的方式毁掉了一个孩子本存有的美好价值观。
他爱甜食,我想,他也该是怕痛的。但是习惯了一字不提。他刚开始发现救他的人是晓星辰,是存了恶意的。他想戏弄他这个大善人,毁掉他这“清风明月”,让他也尝尝在下层淤泥的滋味。所以他骗晓星辰杀活尸,让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杀了“无辜之人”【其实也不全然无辜,只是罪不至死】但是后来朝夕相处,情愫暗生【不说是什么情愫,不一定】因为那颗从未有人主动给予他的糖,他暂时卸下了心防。【这段时间从别人话中推断应该是没让晓星辰杀活尸了。etc.阿箐“刚开始几年是活尸,现在都是些作恶的畜牲(大概是这样的,具体词句可能有误)”】然后当有一天美梦破碎,一切终归现实,晓星辰的态度很明显。你不是薛洋,那我怎么对你好都不为过,但你是薛洋,我要好好掂量一下我到底干了什么,你会不会有什么别的目的。
薛洋火啊。跟了你好几年也没干什么直接伤害你的事,要杀你早杀了,连阿箐到底也没动过一根汗毛,哪能那么多话,现在还好好的过日子呢。连这样小日子都不让我过了吗,那我就让你知道你干了什么。
于是就把这些他觉得没什么大事的事说了预备看晓星辰的反应。他没想到,晓星辰这样的性格,一条道走到底,走不通就死在路上的性格,就崩溃了,就自己抹了脖子碎了魂魄。以他的性格,当然都是将这些罪归于自身的。
晓星辰疯完薛洋就疯了。妈的连一点感情也没有的吗就知道逃避吗还这么决绝。那是唯一一个给过他切实温暖【当然不一定是给他,说是给“坏东西”的吧】的人。于是他就这样守了八年义城。
魏无羡和蓝忘机夺走霜华的时候他说了句“给我!”,拿走锁灵囊的时候他说了句“还给我!”。因为他打心底里有超级强的占有欲,源于他什么都没有得到过,因为他一旦得到了就觉得根本不可能是他人的。他装晓星辰非常像,连魏无羡都觉得像。可知他这执念到了什么地步。不得不说看到那段非常想泪崩。
他也是心软的。挖了阿箐的眼睛割了她的舌头但是没直接打散她的魂魄。没有在一开始假装晓星辰的时候没有直接杀了蓝思追金凌等人【当然那时候也不适合动手。】最关键是没有在魏无羡问话探寻他方位这样的关键时刻闭嘴 而是解释了一阵。【好像是解释说想要折磨晓星辰?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是真的很傻了。怎么可能有人为了折磨一个人守一座死城八年呢。这样的感情断不了 他也舍不得断。】
所以在魏无羡说那句“薛洋必须死”的时候我是特别想问一句凭什么的。【大概这也是我至今对忘羡无感的原因。】不是说他杀人无罪,不是说他骗人无辜。可是没有人是必须死的.恶人也不是必须死的。【否则古往今来哪有那么多正面人物呢。】我不原谅他的恶,但我欣赏他的非恶。他的非恶和恶都不够纯粹,所以痛苦并且悲剧。
不过十恶不赦薛成美,我还是好喜欢你。

评论(2)

热度(9)